从“石头”到“外星人” 宁浩:想再拍一部重庆的电影
<

从“石头”到“外星人” 宁浩:想再拍一部重庆的电影

来源:重庆晨报·上游新闻2019-01-29

2019年的春节档,宁浩导演的新片《疯狂的外星人》即将上映,这是他“疯狂”系列的第三部电影,距离他在重庆拍摄的第一部《疯狂的石头》,已经过去了近14年的时间。

2005年,宁浩在重庆拍摄完成了《疯狂的石头》。那时候的宁浩,还是一位新人导演,只拍过《香火》《绿草地》等为数不多的影片。

2019的新年,导演宁浩重庆福地重庆跨年。他发了一条朋友圈,“故地重游”四个字,下面配满了九张图片,都是他拍摄的渝中区罗汉寺附近的照片。现在的宁浩是著名导演、监制,执导的《心花路放》票房超过10亿,监制的《我不是药神》票房超过31亿。

20多天后,宁浩再次来到了重庆。在《疯狂的外星人》上映前最关键的宣传期,宁浩还一直操心着自己正在重庆拍摄的一部电影,他是这部电影的监制。工作间隙,宁浩接受了上游新闻记者的专访,聊了当年选择在重庆拍摄《疯狂的石头》的缘由,也聊了即将在春节档上映的第三部“疯狂系列”——《疯狂的外星人》。

为《疯狂的外星人》熬出白发

拍科幻电影是从小就有的情结

采访中,宁浩的老朋友、2005年曾陪着宁浩一起在重庆选景的上游新闻记者聂晶来“探班”,老友相见,宁浩感叹道,“你还是那么年轻,我都有白头发了,就是弄这部片子长的。”

宁浩说的这部片子,就是春节档即将与观众见面的电影《疯狂的外星人》。这是宁浩“疯狂系列”的第三部作品,电影故事一直保密。宁浩说,还是会延续“疯狂”系列的黑色喜剧风格,讲述小人物的故事,不过有了外星人的加入。

宁浩买了两次刘慈欣《乡村教师》的版权。

《疯狂的外星人》改编自著名科幻作家刘慈欣的短篇科幻小说《乡村教师》,宁浩在剧本筹备上就花了5年时间。“买了版权后,我写到版权过期了都还没完成剧本。”宁浩大笑,他非常喜欢刘慈欣的作品,“于是我又再付了一遍版权费,而且那个时候刘老师的版权费已经水涨船高了,我还是坚持按市场价又买了一次版权。”

宁浩说其实在《疯狂的石头》过后,他就一直想拍一部科幻题材的电影。“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情结,而这个情结可能就跟你小时候认识世界的‘法门’有关。”宁浩小时候不喜欢看武侠小说,更爱看卡通。“我记得有一套《银河列车999》的漫画,给了我很大的刺激。”从小学开始,宁浩就喜欢看《奥秘》《我们爱科学》《飞碟探索》这样的杂志,还有日本动漫、《变形金刚》等动画片,“这些给了我一个逃离现实的方式,我也通过这样的方式来保持自己的好奇心,所以我对科幻题材一直有一种情愫。”

黄渤曾经说过,《疯狂的外星人》是“疯狂”系列的最后一部,记者向宁浩求证,宁浩挠了挠头,重复了一遍:“最后一部?不知道。”

选沈腾不是为“流量”

和票房比更在意观众是否满意

《疯狂的外星人》里,宁浩、黄渤、徐峥的“铁三角”组合换人了,沈腾取代徐峥成了新的主角。这两年沈腾可谓是喜剧电影的“流量大咖”,主演的多部电影都创下了非常高的票房。“我认识沈腾很久了,幸好我们在《心花路放》中就合作过,不然要说我‘蹭流量’了。”

宁浩和沈腾确实相识已久。在《疯狂的石头》上映后,开心麻花买了剧本的话剧版权,沈腾就是这部同名话剧的导演和主演。“话剧出来后请我去看,我觉得弄得挺好的,对沈腾也留下了很好的印象,一直就想着跟他合作一下。”宁浩笑着说,沈腾年轻时挺帅的,不是走的幽默路线,“真的,我写的作品一直和他的形象对不上,所以一直没有合作。直到《心花路放》的时候,我说不管怎么样,我们先合作一个吧。”

《疯狂的外星人》是双男主的设定,宁浩一下子就想到了沈腾。“和徐峥相比,沈腾更多一点小市民的感觉,徐峥的感觉更偏城市中产一些,所以我就邀请沈腾来演。”宁浩透露,其实徐峥也出演了《疯狂的外星人》,“我请徐峥演外星人,他也挺像外星人的。”

《疯狂的外星人》在2017年开机时就宣布了定档2019年春节档,是最先定档的影片,结果今年春节档一下子涌进了10多部电影,《疯狂的外星人》将面临激烈的竞争。“我也不知道以往春节档有多少部电影上映,挺热闹的,挺好。”说起来似乎很轻松,但宁浩直言,作为导演要说完全没有票房压力,也不是。“我一直处于一种半游离状态,票房有时候也要想一想,但我更在意观众看完满不满意。”

《疯狂的石头》剧本在重庆完成

创作时没想过能够上映

记者提前几分钟到达采访地点,宁浩却早已在等候。刚一进屋,他便放下咖啡,主动起身,伸出右手和记者握手问好。

现在的重庆,早已成为影视圈最热门的取景地,每年有上百部的电影、电视、综艺、网剧等来这里拍摄。但是在十多年前,重庆并不像现在这样受到剧组和导演的青睐。2005年,宁浩作为编剧和导演,一边写《疯狂的石头》剧本,一边到处寻找合适的拍摄地。“当时没有钱,只有去自己去过的地方选,准备从里面找一个地方来拍。”那时候宁浩从没来过重庆,重庆也压根不是他的备选地之一。

宁浩就这样写着剧本到处溜达,他和岳小军来到大理。岳小军是《疯狂的石头》另一位编剧,也是片中小军的扮演者。在大理,宁浩和岳小军偶然认识了一位重庆女孩,不停地给他们说重庆有多好。“那个时候还很年轻,说走就走,我们就说去重庆看看。”

已经过去快14年,宁浩对当时的重庆记忆犹新。“一来就很喜欢,到的第一天晚上吃饭时,就觉得重庆很嗨很爽,重庆人也都很豪爽。”宁浩当时住的小旅馆,就在得意世界旁边,可能条件比《疯狂的石头》里的招待所好一些,“但楼下车很多,一堵车司机们就不停地按喇叭,那场面太沸腾了。”也许这就是导演的特别之处,宁浩一点也不觉得闹,“很好,非常适合《疯狂的石头》这个故事。”

宁浩决定在重庆拍摄《疯狂的石头》,也放弃了接下来去其他城市看景的计划。其实不仅是在重庆取景拍摄,《疯狂的石头》剧本也是在重庆创作完成的。因为朋友介绍,宁浩搬去了重庆大学后门的招待所,在那里住了下来,继续写《疯狂的石头》剧本。“写了一个多月,每天就在重庆边写边玩,在解放碑、川美、重大这些地方逛。”说到这里时宁浩笑了,双手摊开,手臂上扬,“那时候创作没有现在这么焦虑,觉得这部电影根本不会上映,没有希望,纯粹就是娱乐。”

重庆很难被“格式化”

要来重庆建内景基地

拍完《疯狂的石头》后,宁浩再来重庆已是2012年,在他执导的《黄金大劫案》上映时,他来到重庆宣传电影。第三次来是2019年的新年,宁浩来到重庆跨年,还去罗汉寺附近,拍了当时电影中的一些场景。

“重庆的变化挺大的,现代化程度非常高。”宁浩望着窗外的高楼,手指着远方,似乎在寻找他记忆中的重庆。“重庆是一个特别丰富的地方,不论是视觉还是生活,都特别丰富。”在宁浩看来,电影的第一要素就是视觉,“重庆非常适合作为故事的发生地,中国很大,但像重庆这样具有代表性的城市却不多,重庆确实是一个好的电影拍摄基地。”城市化进程让中国很多城市的面貌趋同,但宁浩却不担心重庆会出现这样的状况,“重庆人本身的性格,会让重庆的文化生生不息,重庆是很难被‘格式化’的。”

十多年里,宁浩来重庆的次数并不多。“我很喜欢重庆,对重庆也很有感情,确实太忙了,没有机会多来。”宁浩说自己每次来都会去罗汉寺。宁浩也对重庆的电影业发展提出了自己的建议,“重庆的外景已经足够丰富了,我觉得重庆可以建一个大的内景基地,建专业的影棚,就像美国那种的。”说到这里宁浩有些兴奋,“明年,我来琢磨琢磨这件事!”

“我希望能够尽早回来,再拍一部山城重庆的电影!”宁浩非常肯定地说。

刘德华让我自由拍片

新人有能力我就扶持

提到《疯狂的石头》,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人——刘德华。正是刘德华的慧眼识才,才让宁浩有钱完成这部电影。这不是宁浩和刘德华的第一次交集,在宁浩就读于山西电影学校时,学习画海报的宁浩画过的唯一一张海报,就是刘德华。

真正见到刘德华,宁浩已经是完成《香火》《绿草地》等影片的新人导演,“在香港见到刘德华的时候还是特别激动,也很高兴,他的影响力太大了。”刘德华那时候参与了“亚洲新星导”计划,看了宁浩拍摄的《绿草地》,决定出资支持宁浩拍电影。据说当时愿意支持宁浩的人还有两位,出资也不少,但宁浩选择了和刘德华合作。“可能是基于刘德华在电影圈兢兢业业的表现,自己对他也多了很多信任。当然更重要的是,刘德华给了我很大的自由,我拍什么他不管,我有选材的权力。”

2016年,以宁浩为首、集齐了13位新导演的“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”正式启动,宁浩也开始扶持新导演、新电影。2018年,由宁浩投资和监制,年轻导演文牧野执导的《我不是药神》,一举拿下超过31亿元的票房,现在宁浩监制的另一部年轻导演执导的电影也正在重庆拍摄。“刚开始我选择新导演,是选跟自己聊得来的,我能够看明白他的能力,就帮助他。”经过这样的“初级阶段”,宁浩现在选择新导演标准有所改变,“我要看到他们的不同之处,看到他们的长处,只要他们能力够,我就为他们提供平台化的资源。”

对于导演和监制这两个身份,宁浩说对于他自己来说其实没有不同。“对我来说都是拍电影,我做监制,只管剧本的选择、演员的判断等等,现场我是不会干涉导演创作的。”

对话宁浩>

上游新闻记者:今年春节档同样有一部改编自刘慈欣作品的科幻电影《流浪地球》上映,担心票房竞争吗?

宁浩:其实他们的版权就是从我这里出去的。我很喜欢刘慈欣老师的作品,我就做了他作品的代理。我希望服务于刘老师,帮助他把作品推广出去,介绍给靠谱的导演,做成好的电影,让观众们看到。

上游新闻记者:下一步电影有计划吗?会拍什么类型?

宁浩:反正特效片我是真不想干了,肯定不会再弄大特效的电影了。

上游新闻记者:是因为国产特效经常被吐槽是“五毛特效”吗?

宁浩:我觉得“五毛特效”弄出自己的特色就挺好的。没必要必须要像美国电影特效,观众想看那样的特效,去买美国电影的票看就行了。中国电影特效必须弄出中国电影的意思来,要有独特的麻辣味,要追求自身的特质。

上游新闻记者:你的每一部电影自己都有客串,《疯狂的外星人》里有吗?

宁浩:这部有,以后就不太想演了。想去干点别的有意思的事情,电影以外的事情,比如画画什么的。前面跑了这么多年了,停一停也挺好的,中国不缺拍任何一种电影的导演。

人物档案>

宁浩,导演、编剧,1977年生于山西,先后毕业于北师大艺术系、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。

2001年,宁浩凭学生电影《星期四,星期三》获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佳导演奖。2006年,宁浩执导电影《疯狂的石头》,获第43届金马奖最佳原著剧本奖,同时入围金马奖最佳导演奖。2009年,宁浩执导的喜剧电影《疯狂的赛车》取得过亿的票房成绩,成为继张艺谋、陈凯歌、冯小刚之后第四位迈入亿元俱乐部的内地导演。2018年,宁浩监制的电影《我不是药神》获得超过31亿元的票房。

重庆印象>

“我很喜欢重庆,对重庆也很有感情。重庆是一个特别丰富的地方,非常适合作为故事的发生地。中国很大,但像重庆这样具有代表性的城市却不多,重庆人本身的性格,会让重庆的文化生生不息,重庆是很难被格式化的。我希望能够尽早回来,再拍一部山城重庆的电影!”

重庆晨报·上游新闻记者 孔令强 摄影 高科

相关新闻
>
精品栏目
热门推荐

夜色中的列车

长江三峡最大邮轮今开建

对“三俗”说不

特殊的健身房

章子怡、汤唯的袖子都好美!

林志玲戴圆礼帽婚后首亮相美出天际

新闻 |  问政 |  资讯 |  百事通

华龙网 www.cqnews.net 触屏版 | 电脑版

Copyright ©2000-2015 CQNEWS Corporation,
All Rights Reserved.
首页 | 新闻 原创 视听 | 问政 评论 匠心 | 区县 娱乐 财经 | 旅游 亲子 直播 |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| 房产 健康 汽车 |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|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
  • 站内
站内
分享
新浪微博
腾讯微博
微信
QQ空间
QQ好友
手机阅读分享话题

从“石头”到“外星人” 宁浩:想再拍一部重庆的电影

2019-01-29 06:30:00 来源: 0 条评论

2019年的春节档,宁浩导演的新片《疯狂的外星人》即将上映,这是他“疯狂”系列的第三部电影,距离他在重庆拍摄的第一部《疯狂的石头》,已经过去了近14年的时间。

2005年,宁浩在重庆拍摄完成了《疯狂的石头》。那时候的宁浩,还是一位新人导演,只拍过《香火》《绿草地》等为数不多的影片。

2019的新年,导演宁浩重庆福地重庆跨年。他发了一条朋友圈,“故地重游”四个字,下面配满了九张图片,都是他拍摄的渝中区罗汉寺附近的照片。现在的宁浩是著名导演、监制,执导的《心花路放》票房超过10亿,监制的《我不是药神》票房超过31亿。

20多天后,宁浩再次来到了重庆。在《疯狂的外星人》上映前最关键的宣传期,宁浩还一直操心着自己正在重庆拍摄的一部电影,他是这部电影的监制。工作间隙,宁浩接受了上游新闻记者的专访,聊了当年选择在重庆拍摄《疯狂的石头》的缘由,也聊了即将在春节档上映的第三部“疯狂系列”——《疯狂的外星人》。

为《疯狂的外星人》熬出白发

拍科幻电影是从小就有的情结

采访中,宁浩的老朋友、2005年曾陪着宁浩一起在重庆选景的上游新闻记者聂晶来“探班”,老友相见,宁浩感叹道,“你还是那么年轻,我都有白头发了,就是弄这部片子长的。”

宁浩说的这部片子,就是春节档即将与观众见面的电影《疯狂的外星人》。这是宁浩“疯狂系列”的第三部作品,电影故事一直保密。宁浩说,还是会延续“疯狂”系列的黑色喜剧风格,讲述小人物的故事,不过有了外星人的加入。

宁浩买了两次刘慈欣《乡村教师》的版权。

《疯狂的外星人》改编自著名科幻作家刘慈欣的短篇科幻小说《乡村教师》,宁浩在剧本筹备上就花了5年时间。“买了版权后,我写到版权过期了都还没完成剧本。”宁浩大笑,他非常喜欢刘慈欣的作品,“于是我又再付了一遍版权费,而且那个时候刘老师的版权费已经水涨船高了,我还是坚持按市场价又买了一次版权。”

宁浩说其实在《疯狂的石头》过后,他就一直想拍一部科幻题材的电影。“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情结,而这个情结可能就跟你小时候认识世界的‘法门’有关。”宁浩小时候不喜欢看武侠小说,更爱看卡通。“我记得有一套《银河列车999》的漫画,给了我很大的刺激。”从小学开始,宁浩就喜欢看《奥秘》《我们爱科学》《飞碟探索》这样的杂志,还有日本动漫、《变形金刚》等动画片,“这些给了我一个逃离现实的方式,我也通过这样的方式来保持自己的好奇心,所以我对科幻题材一直有一种情愫。”

黄渤曾经说过,《疯狂的外星人》是“疯狂”系列的最后一部,记者向宁浩求证,宁浩挠了挠头,重复了一遍:“最后一部?不知道。”

选沈腾不是为“流量”

和票房比更在意观众是否满意

《疯狂的外星人》里,宁浩、黄渤、徐峥的“铁三角”组合换人了,沈腾取代徐峥成了新的主角。这两年沈腾可谓是喜剧电影的“流量大咖”,主演的多部电影都创下了非常高的票房。“我认识沈腾很久了,幸好我们在《心花路放》中就合作过,不然要说我‘蹭流量’了。”

宁浩和沈腾确实相识已久。在《疯狂的石头》上映后,开心麻花买了剧本的话剧版权,沈腾就是这部同名话剧的导演和主演。“话剧出来后请我去看,我觉得弄得挺好的,对沈腾也留下了很好的印象,一直就想着跟他合作一下。”宁浩笑着说,沈腾年轻时挺帅的,不是走的幽默路线,“真的,我写的作品一直和他的形象对不上,所以一直没有合作。直到《心花路放》的时候,我说不管怎么样,我们先合作一个吧。”

《疯狂的外星人》是双男主的设定,宁浩一下子就想到了沈腾。“和徐峥相比,沈腾更多一点小市民的感觉,徐峥的感觉更偏城市中产一些,所以我就邀请沈腾来演。”宁浩透露,其实徐峥也出演了《疯狂的外星人》,“我请徐峥演外星人,他也挺像外星人的。”

《疯狂的外星人》在2017年开机时就宣布了定档2019年春节档,是最先定档的影片,结果今年春节档一下子涌进了10多部电影,《疯狂的外星人》将面临激烈的竞争。“我也不知道以往春节档有多少部电影上映,挺热闹的,挺好。”说起来似乎很轻松,但宁浩直言,作为导演要说完全没有票房压力,也不是。“我一直处于一种半游离状态,票房有时候也要想一想,但我更在意观众看完满不满意。”

《疯狂的石头》剧本在重庆完成

创作时没想过能够上映

记者提前几分钟到达采访地点,宁浩却早已在等候。刚一进屋,他便放下咖啡,主动起身,伸出右手和记者握手问好。

现在的重庆,早已成为影视圈最热门的取景地,每年有上百部的电影、电视、综艺、网剧等来这里拍摄。但是在十多年前,重庆并不像现在这样受到剧组和导演的青睐。2005年,宁浩作为编剧和导演,一边写《疯狂的石头》剧本,一边到处寻找合适的拍摄地。“当时没有钱,只有去自己去过的地方选,准备从里面找一个地方来拍。”那时候宁浩从没来过重庆,重庆也压根不是他的备选地之一。

宁浩就这样写着剧本到处溜达,他和岳小军来到大理。岳小军是《疯狂的石头》另一位编剧,也是片中小军的扮演者。在大理,宁浩和岳小军偶然认识了一位重庆女孩,不停地给他们说重庆有多好。“那个时候还很年轻,说走就走,我们就说去重庆看看。”

已经过去快14年,宁浩对当时的重庆记忆犹新。“一来就很喜欢,到的第一天晚上吃饭时,就觉得重庆很嗨很爽,重庆人也都很豪爽。”宁浩当时住的小旅馆,就在得意世界旁边,可能条件比《疯狂的石头》里的招待所好一些,“但楼下车很多,一堵车司机们就不停地按喇叭,那场面太沸腾了。”也许这就是导演的特别之处,宁浩一点也不觉得闹,“很好,非常适合《疯狂的石头》这个故事。”

宁浩决定在重庆拍摄《疯狂的石头》,也放弃了接下来去其他城市看景的计划。其实不仅是在重庆取景拍摄,《疯狂的石头》剧本也是在重庆创作完成的。因为朋友介绍,宁浩搬去了重庆大学后门的招待所,在那里住了下来,继续写《疯狂的石头》剧本。“写了一个多月,每天就在重庆边写边玩,在解放碑、川美、重大这些地方逛。”说到这里时宁浩笑了,双手摊开,手臂上扬,“那时候创作没有现在这么焦虑,觉得这部电影根本不会上映,没有希望,纯粹就是娱乐。”

重庆很难被“格式化”

要来重庆建内景基地

拍完《疯狂的石头》后,宁浩再来重庆已是2012年,在他执导的《黄金大劫案》上映时,他来到重庆宣传电影。第三次来是2019年的新年,宁浩来到重庆跨年,还去罗汉寺附近,拍了当时电影中的一些场景。

“重庆的变化挺大的,现代化程度非常高。”宁浩望着窗外的高楼,手指着远方,似乎在寻找他记忆中的重庆。“重庆是一个特别丰富的地方,不论是视觉还是生活,都特别丰富。”在宁浩看来,电影的第一要素就是视觉,“重庆非常适合作为故事的发生地,中国很大,但像重庆这样具有代表性的城市却不多,重庆确实是一个好的电影拍摄基地。”城市化进程让中国很多城市的面貌趋同,但宁浩却不担心重庆会出现这样的状况,“重庆人本身的性格,会让重庆的文化生生不息,重庆是很难被‘格式化’的。”

十多年里,宁浩来重庆的次数并不多。“我很喜欢重庆,对重庆也很有感情,确实太忙了,没有机会多来。”宁浩说自己每次来都会去罗汉寺。宁浩也对重庆的电影业发展提出了自己的建议,“重庆的外景已经足够丰富了,我觉得重庆可以建一个大的内景基地,建专业的影棚,就像美国那种的。”说到这里宁浩有些兴奋,“明年,我来琢磨琢磨这件事!”

“我希望能够尽早回来,再拍一部山城重庆的电影!”宁浩非常肯定地说。

刘德华让我自由拍片

新人有能力我就扶持

提到《疯狂的石头》,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人——刘德华。正是刘德华的慧眼识才,才让宁浩有钱完成这部电影。这不是宁浩和刘德华的第一次交集,在宁浩就读于山西电影学校时,学习画海报的宁浩画过的唯一一张海报,就是刘德华。

真正见到刘德华,宁浩已经是完成《香火》《绿草地》等影片的新人导演,“在香港见到刘德华的时候还是特别激动,也很高兴,他的影响力太大了。”刘德华那时候参与了“亚洲新星导”计划,看了宁浩拍摄的《绿草地》,决定出资支持宁浩拍电影。据说当时愿意支持宁浩的人还有两位,出资也不少,但宁浩选择了和刘德华合作。“可能是基于刘德华在电影圈兢兢业业的表现,自己对他也多了很多信任。当然更重要的是,刘德华给了我很大的自由,我拍什么他不管,我有选材的权力。”

2016年,以宁浩为首、集齐了13位新导演的“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”正式启动,宁浩也开始扶持新导演、新电影。2018年,由宁浩投资和监制,年轻导演文牧野执导的《我不是药神》,一举拿下超过31亿元的票房,现在宁浩监制的另一部年轻导演执导的电影也正在重庆拍摄。“刚开始我选择新导演,是选跟自己聊得来的,我能够看明白他的能力,就帮助他。”经过这样的“初级阶段”,宁浩现在选择新导演标准有所改变,“我要看到他们的不同之处,看到他们的长处,只要他们能力够,我就为他们提供平台化的资源。”

对于导演和监制这两个身份,宁浩说对于他自己来说其实没有不同。“对我来说都是拍电影,我做监制,只管剧本的选择、演员的判断等等,现场我是不会干涉导演创作的。”

对话宁浩>

上游新闻记者:今年春节档同样有一部改编自刘慈欣作品的科幻电影《流浪地球》上映,担心票房竞争吗?

宁浩:其实他们的版权就是从我这里出去的。我很喜欢刘慈欣老师的作品,我就做了他作品的代理。我希望服务于刘老师,帮助他把作品推广出去,介绍给靠谱的导演,做成好的电影,让观众们看到。

上游新闻记者:下一步电影有计划吗?会拍什么类型?

宁浩:反正特效片我是真不想干了,肯定不会再弄大特效的电影了。

上游新闻记者:是因为国产特效经常被吐槽是“五毛特效”吗?

宁浩:我觉得“五毛特效”弄出自己的特色就挺好的。没必要必须要像美国电影特效,观众想看那样的特效,去买美国电影的票看就行了。中国电影特效必须弄出中国电影的意思来,要有独特的麻辣味,要追求自身的特质。

上游新闻记者:你的每一部电影自己都有客串,《疯狂的外星人》里有吗?

宁浩:这部有,以后就不太想演了。想去干点别的有意思的事情,电影以外的事情,比如画画什么的。前面跑了这么多年了,停一停也挺好的,中国不缺拍任何一种电影的导演。

人物档案>

宁浩,导演、编剧,1977年生于山西,先后毕业于北师大艺术系、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。

2001年,宁浩凭学生电影《星期四,星期三》获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佳导演奖。2006年,宁浩执导电影《疯狂的石头》,获第43届金马奖最佳原著剧本奖,同时入围金马奖最佳导演奖。2009年,宁浩执导的喜剧电影《疯狂的赛车》取得过亿的票房成绩,成为继张艺谋、陈凯歌、冯小刚之后第四位迈入亿元俱乐部的内地导演。2018年,宁浩监制的电影《我不是药神》获得超过31亿元的票房。

重庆印象>

“我很喜欢重庆,对重庆也很有感情。重庆是一个特别丰富的地方,非常适合作为故事的发生地。中国很大,但像重庆这样具有代表性的城市却不多,重庆人本身的性格,会让重庆的文化生生不息,重庆是很难被格式化的。我希望能够尽早回来,再拍一部山城重庆的电影!”

重庆晨报·上游新闻记者 孔令强 摄影 高科

亲爱的用户,“重庆”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“新重庆”客户端。为不影响后续使用,请扫描上方二维码,及时下载新版本。更优质的内容,更便捷的体验,我们在“新重庆”等你!
看天下
[责任编辑: 吴思佳 ]
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
精彩视频
版权声明:
联系方式: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:60367951
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,在互联网上使用、发布、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。未经本网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华龙网”或“来源:华龙网-重庆XX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②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华龙网”的作品,系由本网自行采编,版权属华龙网。未经本网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华龙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、名称、水印的文字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。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,联系邮箱:cqnewszbs@163.com。
附: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: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
关闭
>